景区咨询电话 0717-8850588
  • 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峡人家风景区欢迎您
  •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灵港湾
PM2.5:15

快捷入口

活动专区Events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

“三峡人家杯”LIVE FUN天使旅行家选拔赛赛程

“三峡人家杯”LIVE F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大美的三峡人家

发布日期:2012-11-8 10:00:24 作 者:三峡人家 点击次数:5922

大美的三峡人家(散文)

作者:杜平

一抹朝霞撕开晨雾,努力地从峡口喷射而出,染红了天与地;染红了悠悠的长江水;染红了巍巍的石牌群山;也染红了站在晨曦中眺望东方的我。
    我,与三峡人家一同醒来。
    晨雾依旧弥漫。在天际、在江面,缭绕着、盘旋着,恋恋不舍地环绕着这群山,这江水。一声汽笛终于打破静谧,苍凉的声音弹跳着,落在石牌要塞当年遗留的碉堡、弹壳上;落在附近的石牌抗战纪念碑上。似乎在提醒着人们,曾经发生在这里的那场血染江水的抗日石牌保卫战。

我徘徊在江岸。感受着秀美的“三峡人家”和西陵峡的别样景致,犹如这波涛滚滚的江水,从历史深处走来。一种沉重,一种思考和久远的回忆,在秋晨的风中浮现。仿佛感觉当年抗日英烈的民族之魂依旧笼罩着这片江域,在雾霭迷蒙的长江之上回旋……
    晨雾渐渐消散,江岸欢腾起来。我与参加首届“三峡人家”金秋诗会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名诗人,在“三峡环坝集团”文化总监朱应军先生的陪同下,乘游轮沿江逆流而上,向“三峡人家”的大山深处进发。

接踵而来的双人揽车腾空而起,载着我们向最高峰滑行。江岸渐渐退后,江岸人家依次退后。映入眼帘的是青山扑怀,人们尽情欣赏着漫山遍野的冷杉,耸立悬崖峭壁所独有的挺拔,独有的骄傲。太阳似乎离我越来越近,坐在揽车中,有一种想要抚摸冷杉抑或妄想上天摘日的冲动。
    从高空中回望。滔滔江水、游船扁舟、水上吊脚楼、两岸峭壁直立的群山以及号称“长江三峡第一湾”的明月湾,全都清晰可见,却又渐行渐远。难怪当年郭沫若先生在乘船过石牌远眺第一湾时,发出了“山塞疑无路,湾回别有天”的感叹。而今,我从高空俯瞰这风光这美景,犹如欣赏一幅幅天工开物的水墨画,令人目不暇接。

因李白诗歌“举杯邀明月”而得名的邀月亭,在远处的山峰中离我愈来愈近,似乎唾手可得又似乎遥不可及。我暗自思忖,倘若李白诗仙如今也能在此乘揽车一游,又将会吟出怎样的佳句呢?

行走在大山之中,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我被三峡人家的美景而陶醉。

灯影石,是灯影峡中的标志性景观。夕阳西下时,四块峥嵘的岩石倒映在墨蓝色的苍穹之上,如演灯影戏一般;酷似《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生动形象。其中最负“万里长江第一石” 盛名之誉的沙僧石,呈蘑菇云状,兀立于石牌之巅,饱经天下沧桑,阅尽人间万事,彰显神奇的阳刚之美。重达100多吨,底部支撑点仅200余平方厘米,平均每平方厘米承载0.5吨的重量,堪称世界奇观。”身背小竹蒌的土家导游妹儿滔滔不绝地讲解着……

游客们争先举起手中的相机、摄像机,在崎岖的山路上边走边拍。

山峦叠嶂,坡坡衔接,似携手的情人一般缠绵相连。

前方,突然腾出一个空间,蓦然抬首,一座高达“32米,顶部宽12米,底部宽13米,厚约4米,重达4300余吨”的天然巨石,恍若横空出世般呈现。它通体纯白,大有壁立万仞之势,须仰视才能观其全貌。这块坚硬的花岗岩石,前后左右都如刀削斧砍般平整,恰如人工精心制作的“牌”一样矗立江岸,人称“石令牌”。传说石令牌是大禹治水时用神斧劈成的,也有说是玉皇大帝降临人间的圣牌,有护佑百姓的祥瑞之功。若想拍出最佳的“人牌合一”的照片,人要仰卧于地,才会拍摄出满意之作。
    盘山而上。巴王宫的山门映入眼帘。门外伫立着高低不一的人兽图腾,两位武士威武地把守在山门左右。

巴王宫其实是用石头和泥土建成的寨子,用巨石和原木垒成的城堡。当年秦国人为了统一中国企图消灭巴族,几经浴血奋战,英勇的巴王和美丽的鄂水娘为了民族部落的生存繁衍,最终以牺牲自我的方式促进了民族大融合,印证了战争与爱情这个亘古不变的主题。
    巴王宫中歌舞丝弦,升平着巴、楚文化;刀耕火种,演绎着古老的华夏文明。留给人们的是一种古朴与雄厚,一个不可更改的历史传奇。

当我还沉浸在古韵琴声之时,不知不觉地来到灯影洞前。

在灯影交替、古老与现代回旋的漫长“时光隧道”中,人们聆听“滴答”的水声与如梦如幻的《轮回》乐曲的交相呼应,惊叹亿万年前大自然的“千古绝唱”,目不暇接地赞叹着从山顶贯通山底的几千米深的溶岩,似鬼斧神工的杰作。

历经近半个小时的洞中跋涉,重见天日时,感觉自己似乎是从远古中走来……

我领略过风光秀丽的张家界,游览过神奇莫测的九寨沟。当我一踏进龙进溪时,它的美竟然令我惊叹不已。

“龙进溪来客了”!一声喊,伴着迎宾的“咚咚”劲鼓,在溪口唤起峡江号子:“哟嗬嗬!哟嗬嗬……”回荡在长江峡谷,回荡在溪水蓝天。纤夫拉纤,渔船扬帆,妹儿打着小红伞,从吊脚楼缓步走来,和阿哥挥手告别。“纤夫的爱”在石板路上上演……

若说西陵峡两岸的风景是水墨画,那么,龙进溪中的风光就是五彩斑斓的油画了。

幽深峡谷中,鸟儿啁啾唱鸣,欢快地在枝头跳跃,享受秋韵秋色;冷杉花径间,山歌起伏不绝,见证着阿哥阿妹忠贞不渝的爱情。

小桥风情,流水潺潺;风车旋转,扁舟悠悠;亭台楼阁,翠竹掩映;吊脚楼里,茶香四溢。好一派溪边人家的妩媚风情啊!

溪畔古亭中,弹拨古筝的女子纤指轻扣,水袖漫舞。琴音水声,如泣如诉,玉珠般跌落溪水激流中;飞瀑欢歌,环环相接,如一帘幽梦直泻而下,交汇成不朽的千古独奏。

一群白鹅踩着歌声,踮着舞步迎向我,“嘎嘎嘎”地与我“交流”着……我索性坐在溪边,陶醉于这山光水色之中。

唢呐声声,鼓乐阵阵,唤醒了静谧的山寨。大红灯笼高挂的吊脚楼上,新娘将红绣球不偏不倚地砸向与我们同行的北京诗人张浩的怀中。头顶红盖头的土家新娘,在送亲小幺妹的簇拥下,轻移莲步,缓缓地向观众走来。由男人反串的媒婆,尖着嗓音,摇着蒲扇,扭扭哒哒地走下台阶……在溪水潺潺,游人如织的山谷中,这别开生面的“土家婚俗”表演,足以让我们这些汉族诗人们一饱眼福了。

我突然想起在午餐时,与三峡环坝旅游发展集团董事长邢昊先生谈话的情景。这位颇有诗人的儒雅和刚毅风度的中年汉子,表面似乎不苟言笑。当我问及建设“三峡人家”的经历时,话匣子突然打开,变得滔滔不绝且眉飞色舞了。经历了14年的艰辛,不惜斥巨资将荒凉的峡谷打造成湖北省十大旅游名片之首,将巴、楚文化及“三峡人家”的美景呈现给世人,可以说这里的一石一景都倾注着这位创业者的心血与汗水。面对这位有着远大理想和抱负的年轻儒商,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在石牌要塞的露天舞台,一台由“三峡人家”艺术团演出的篝火晚会,把秋意正浓的夜晚,烘托的热闹非凡。

“汽笛, 犁开江水;轰鸣  由远而近,一浪一浪拍打秋夜的寂静。吊脚楼闪烁的小橘灯,燃亮三峡人家的渔火。在群山之中、在峡江之上。醉了推窗扑怀的秋水,醉了扯起羞红面纱的月光……(《峡江秋夜》)”在这美妙而多情的峡江秋夜,诗意飞入我的梦境。忍不住夜半隔窗远眺,欣然赋诗抒发心愿。

我多想带走这里的魂儿……我多想带走这里的媚……可是,我怎么也带不走这里的雄厚。” (《惜别,一种大美》)

我祈望能在来年的春江花月夜,再一次走近三峡人家,坐在沿江的吊脚楼里,燃亮我心中的小橘灯。凭窗望远,静静地欣赏长江“三峡人家”大美的无限风情……

微信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