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咨询电话 0717-8850588
  • 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峡人家风景区欢迎您
  •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灵港湾
PM2.5:15

快捷入口

活动专区Events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

“三峡人家杯”LIVE FUN天使旅行家选拔赛赛程

“三峡人家杯”LIVE F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遗失的艺术

发布日期:2018-4-23 15:47:49 作 者:三峡人家 点击次数:134

有一种艺术是完整的戏剧,比莎士比亚早1800年;比使用影像比卢米埃尔发明的电影早2100年;作为纯粹民间具有“摇滚”精神的音乐,比猫王早2150年。这种艺术是中国独有的,这就是皮影戏。沧海桑田,人事已非。这门曾经给无数的人们带来过快乐的古老艺术,如今怎样了?

孟夏回暖,阳光慵懒的洒在石阶上,沿阶踏入白云深处的皮影馆,我们造访了皮影馆里的几位艺人,他们是隐世在三峡人家里的鲁家戏班。


厅堂里显得阴暗,墙上挂满了艺人们自己制作的皮影。乐曲欢快响起。人物陆续登场,古老的幕布上演着一出名为《大破金斗潼关》的宋朝故事。巴掌大小的人物色彩绚丽,动作流畅。坐在阳光照不到的厅堂里,看着白布上的打斗场面热闹无比,耳边锣声人声入耳。

在充溢着儒家礼仪观念的中国社会,接受传统思想的主要渠道就是戏剧。而传统皮影戏又大多以劝善惩恶、忠孝节义为宗旨。它实际上起着文化传播的作用,人们对历史叙事、生活情趣、道德标准和意识形态的理解和接受都依赖于这种有着音乐性和表演性的娱乐形式。林语堂曾说过:“实际上,一切标准的中国意识,忠臣孝子、义仆勇将、节妇烈女、活泼黠诡之婢女、幽静痴情之小姐,均表现与戏剧之中。”


但延续到现在的皮影戏已经失去了昔日的繁华,现代化浪潮的猛烈冲击致使原有兴旺在不断的颠覆。九十年代起家电走入百姓家,皮影戏不再是人们热衷的戏剧表演形式。电视荧幕上的小品,广告都是新颖的,家家户户都能在自己家观看电视表演节目。不再有人群聚集在村头焦首等待皮影戏的开始,有人结婚生子,过生日过年也不再请来皮影戏班唱上几出。老一辈的人都走完了,年轻人也不爱看这个,皮影的衰落成为了必然。

唱皮影戏,一是道具,二是声腔。道具的制作过程相当繁琐,使用毛皮,得先把皮上的毛血刮掉,晾干了再制作。首先得绘图,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人物性格特征,红脸还是黑脸,人物朝代,故事背景,都需体现在人物的形象和服饰造型上,有龙袍,有盔甲,南方有长裙,北方较简练。所以在绘制过程中也必须首先对人物的刻画胸有成竹。待绘制完成再刻制上彩,其雕绘工艺讲究刀工精致,造型逼真。影人一般分头,身,四肢等几个部分,需要用针线缝制,小竹棍,铁丝来固定。通常一个影人需要12天的时间来制作。

皮影戏的唱腔丰富优美,表演精彩动人,所以流传甚广,几乎遍及全国各省区,并因各地所演的声腔不同而形成多种多样的皮影戏。鲁家班是洛阳唱腔,唱词是秭归方言,曲子是九版十八腔。九版十八腔顾名思义是指乐曲的九个版本曲调,十八个表达喜怒哀乐表达情绪的腔调,很多锣鼓号子也会用到。


皮影戏难,除了制作工艺难,学习唱戏也难。故事的人物丰富复杂,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所表现的都不一样。唱皮影戏需要记住每一个人物的性格特征,故事背景,还需要记住唱词。所以有一句俗话说:“皮影本是灯下魂,只看影子不看人。若要四人刀马动,你先练上十年功。”鲁邦成9岁跟着几个兄弟拜了师开始学习皮影技艺,居诸不息在这几十年里,刚开始还常跟着师傅四处演出,赚些外快。可随着社会生活不断进步,皮影戏渐渐失去了观众,混得温饱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很多曾在师门下一起学习的人都离开了这门行业去另寻门路。但鲁邦成一直没有摒弃师傅传授的这门技艺,扎根扎脉的延续至今。

皮影戏对耍皮人的技术要求高,再加上演出不赚钱,后继无人,很难传承。鲁家皮影戏的传承人鲁文俊今年刚22岁,受到父辈的影响从小便接触了皮影戏。在我们眼前觉得新颖的东西在小鲁的生活里也是见怪不怪了。但小鲁作为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思想自由,也充满了对未知世界追求的欲望。为了不使这一门技艺失传,在父辈的声音下回到了三峡人家,开始学习皮影技艺,他也是皮影班里最小的艺人。


生活中这几个皮影艺人们也都有不一样的绝技。周功建在耍皮影外,还是一名根雕艺人。在皮影馆的长桌上就能看到列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根雕,这些根雕都是周功建在闲时去采集创作的艺术品。根雕贵在自然,好的根材并不是随处可见。山崖,山林,河畔甚至老百姓的柴堆,都是有一定天然造型的原料。采集回原料,先不急于雕刻,根据经验仔细观察琢磨树根的形态,进行巧妙构思,借其形态、纹理、节疤、凹凸、曲线、窟窿等天然殊姿异态,进行虚实结合的大胆设想。构思好后就可以动手加工,裁截掉多余的根须,打磨、抛光、上色。周功建手下诞生的根雕艺术品以抽象、夸张、朦胧的形象体现了树根的天然形象,又在加工后有了根雕独有的艺术形态的赋予的形态意义。


鲁邦文的手艺是编竹筐,一根青翠的竹子,在他灵巧的手中,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十几道工序后,一件传统竹器诞生。蔑匠活看似轻松,其实工序多而复杂,一根完整的竹子,需要先剖成极细的篾丝,然后或编或织或拉或穿,才能编织出各种篾具。在皮影馆里墙面上挂的小竹篓便是出自于他手。这些小竹篓丝毫不比工厂流水线生产的小竹篓逊色,精美细致。

鲁邦成同样是编制的手艺,他编制的却是草鞋。草鞋的编织材料各种各样,有稻草,有麦秸,玉米秸,东北有乌拉草,鞋有系绳的,也有拖鞋。编草鞋要选好稻草,然后拍打稻草.要把稻草打得非常柔软,再搓绳子,接着用绳子和稻草开始边搓边编织。编草鞋有专门的草鞋撑子,编熟悉了要编什么尺码的草鞋,根据调整撑子距离就可以了。鲁邦成自己脚上穿的就是亲手编的草鞋,既利水又透气,既轻便又防滑。

毋庸置疑,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有可能被替代,但如果醉心于中国的古老艺术,醉心于中国曾经流逝的历史和岁月,那么,便会被那些失落于民间的,被官方正史以及众人的眼光所遗忘的东西,深深感动。

 

 

 图|刘云芳

 文|余小涯

微信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