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咨询电话 0717-8850588
  • 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峡人家风景区欢迎您
  •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灵港湾
PM2.5:15

快捷入口

活动专区Events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

“三峡人家杯”LIVE FUN天使旅行家选拔赛赛程

“三峡人家杯”LIVE F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攻略游记

龙进溪的筝

发布日期:2018-3-5 16:49:52 作 者:三峡人家 点击次数:1130

龙进溪水流,在入江口积成一个碧绿的大潭。几只渔船荡漾在水面上,白网如银,船家少女的石榴红裙,映在潭水的碧绿里,分外鲜妍。从龙进溪上的廊桥走过去,溯溪而上,山越发青翠,水却渐渐恢复了溪的本来面目,潺潺流下来,溪底赭黄的碎石衬出了水的原色——不再是直沁人心的绿,却是洁净透明的白。

龙进溪两岸,是三峡人家景区中最美的一段路程,时已初秋,两边草木依然青青,偶有落英飘落数瓣,随水悠然流去,平添几分惆怅。耗资千万铺就的原木栈道,取代了最初的石板路,可容五六人并行的宽度,踩上去厚重且有弹性,极其舒适。


再走一段路,溪水忽然有了落差,化作小小的瀑布落下来,激溅的脆响里,有一缕若有若无的乐音,悠悠响起。

同行的人中,已经有眼尖的叫起来:“看哪,那亭子上面,有人弹琴!”

果然,有小小的四角凉亭成翼然之势,建于临溪的某处矮崖之上。草木葱茏,一个白衣女子坐在亭中,正低首拂筝,远远望去,她的袖袂在风中轻轻飘动,恍若神仙中人。

筝声琮琮,穿林度水而来,仿佛带有了林泉的清雅之气,熟悉的韵律,潺澉不绝,正是一曲《高山流水》。

这支曲子,也是我最喜欢的筝曲之一。


春秋战国时期,楚人伯牙,十分擅长弹琴,曾拜成连为师,并从涛声风啸中,领略到乐音的真谛,从而拥有了精湛的琴技。荀况曾在《劝学》中夸奖他:“伯牙奏琴,而六马仰秣。”后来他做了晋国的上大夫,奉晋君命出使楚国。于是乘舟而下,到达汉阳江口时,正好是八月十五。

伯牙把舟停在汉阳江边,于明月下弹奏起这一曲《高山流水》时,遇到了樵夫钟子期。伯牙奏琴时心中想着高山,钟子期就吟道:“峨峨兮若泰山!” 伯牙奏琴时心中想到流水,钟子期就吟道:“洋洋兮若江河!”伯牙大喜,认为钟子期是真正懂得自己琴音的人,“知音”二字由此而来。后来钟子期病逝伯牙终身不再弹琴。这支《高山流水》却一直流传下来,成为中国十大名曲之一。

我悄悄地进入亭中,在筝前石头上坐下,凝神倾听。我环顾四周,青岩如削,溪水跳珠溅玉,当真不负“高山流水”之意。山间水气浓重,渐渐有淡白的云升起来,环绕在我们身侧,有如仙境。

弹筝女子抬起头来,向着我们浅浅一笑,以低首拂弄。那双纤手在弦上跳跃不定,抹挑托勾,指端流泻而出的乐声,时而舒缓,时而灵动,一串串落入溪水的声响中,大自然的美,与人文乐韵,在此时和谐地融为了一体。

走进三峡人家景区,这样点龙画晴般,人文与自然的结合,随处可见。


溪边洗衣的女子,边挥棒槌,边唱三峡地区的情歌:“郎在高山挖黄姜,姐在溪边洗衣裳,挖一下黄姜看一下姐,槌一下衣裳看一下郎,下下槌在石板儿上……”

吊脚楼上的土家姑娘,挤挤挨挨的倚着栏杆,笑红了脸:“太阳出来红光闪闪,四山红遍红花对牡丹,唱支山歌呀么一把红扇子,送情郎啊绣球花儿圆……”

悠扬的钟馨声中,幽深的大殿上,那些绿袖高髻的舞姬,款摆的腰肢如柳条般柔软,一挥袖,一转侧,飘扬的裙裾上俨然流淌着楚国的风流余韵。

这很多的场景,不仅有静止的,也有流动的,令人目不暇接。三峡人家在经营中所追求的目标,和企望带给游客的体验,或许正在于那种动与静的结合,情与景的交融。景中有诗,景中有画,景中有意,叫人一看就明了于心,甚至不需要导游姑娘的解说和提点。

比如溪边悠长的情歌,是三峡人家女儿羞涩的情愫;比如吊脚楼上声声笑语,是巴人真挚的爱意;比如楚宫中的绝艳舞姿,是远去历史在绚丽过往;还比如——又如这一曲《高山流水》,还有伯牙与子期的故事,以及故事中蕴意深刻的那两个字:知音。

方方在新文《琴断口》中说,人与人之间,隔得远了,才是知音。隔得近了,都是敌人。

人看着山道上络绎不绝的人流,他们中有许多人都操作外地口音,显然是不远千里而来,不由得想:究竟是带着一种怎样的情愫和企望,他们才会不辞跋涉之苦,来到了这片山水之间呢?他们的来意,难道仅仅只为了观看这一片山水么?

红尘喧嚣,不免有职场的奔波,生活的顼碎,名利的追逐,许多看起来重要看起来丰美的事物,往往在不经意间便蒙蔽了最初纯真的双眼,从而在不断的追赶中烦恼苦闷,身心俱疲。而人性本来的复杂,和各种欲望的冲突与交织,又使得彼此间更加惕然,不肯完全坦露自己柔软的内心,所以我们更需要有这样一片澄静的山水,来放置自己那颗日益不安的、浮躁而又寂寞的心。

如果人群中找不到知音,而实在寂寞的话同,我们去山水间找。

明朝的陈眉公在《小窗幽记》中写道“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世路中人,或图功名,或治生产,尽自正经。争奈天地间好风月,好山水,好书籍,了不相涉,岂非枉却一生?”

现在我们说旅游,过去称之为游历。不仅要“游”,而且要“历”。这种“历”,或许是景生情,或许是与景会意,或许是因景生心,是大自然的外在美,触动了我们的内心,又升华了我们的性情。一如当初拜成连为师的少年伯牙,远赴大海之滨,荒岛之上,从天地间自然的声响中,终于领略到乐技的无上精义。

而此时的我,伫立龙进溪边,小亭之畔;调动所有的神识和心灵,在真实的青山翠崖、溪水流泉间,倾听千年之前,那个叫伯牙的人,曾经弹过的一曲《高山流水》。以前我也多次听过这支曲子,却从未如这一刻,深深地打劫了我的心。


筝声拨弄,乐音浮动。峨峨兮,洋洋兮——那样沉默的高山,那样轻盈的流水,在沉默中安然,在轻盈里跳跃。策啷啷、葛棱棱,声声不绝,余音回绕,弹琴女子的纤指、不,三峡人家景区的这一缕巧思,拨动的何止是筝弦,更是我们深藏的心弦。而与之相和的,正是生命成长中那连绵不绝的旋律;它们盘旋交融,穿越峡谷缥缈的云气,回响在这片山水之间,令人悦然欣愉,心醉神往,却又思忆良久,低回不已。

这一刻,若我是伯牙,已不必去寻子期,我的知音就是眼前的山、崖、亭、云,是这静默不言,却又幽深静美的龙进溪。

 

 

作者 |东海龙女

图片 | 网络,如侵删

微信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