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咨询电话 0717-8850588
  • 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峡人家风景区欢迎您
  • 大美之地 盛世美景 心灵港湾
PM2.5:15

快捷入口

活动专区Events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歌中的新三峡”有奖…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征稿获奖作品公示

“诗词中的新三峡”有奖…

“三峡人家杯”LIVE FUN天使旅行家选拔赛赛程

“三峡人家杯”LIVE FU…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三峡人家风景区所在地——石牌变迁史(连载三:文化变迁)

发布日期:2017-12-5 17:05:50 作 者:三峡人家 点击次数:707

石牌地属楚文化区,但由于其地理位置处于楚文化与巴文化的融合区,在民俗风情方面又受巴文化的影响,因而具有典型的巴楚文化特色。同时,因自古峡江(又称川江)水激滩险旋涡多,航行十分艰难,形成其特有的峡江文化,在长江文化中又独具特色,其最具代表性的是码头文化和纤夫文化。峡江文化的三要素,即袍哥、纤夫、茶馆,在石牌地方文化中表现尤其鲜明。

先说码头文化。码头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袍哥文化。袍哥,出自于《诗经》中的《秦风·无衣》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即有衣同穿,有饭同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袍哥产生于明末清初,是哥老会在长江中上游的专称,最早为反清复明为宗旨的哥老会,清王朝灭亡后,哥老会大为萎缩。民国政府成立后,帮会在长江沿岸得到发展。从帮会名称变化来看,宜昌帮会主要是哥老会,民国时期,哥老会名称逐渐消失,有红帮、洪门、洪帮等帮会出现,石牌码头仍称袍哥。至解放,帮会组织彻底消失。

所谓袍哥文化,就是兄弟抱团,为霸一方,挤兑他人。袍哥自称“光棍”,“光”指“光明”,“棍”指“正直”。帮内重亲情,讲义气,在江湖上讲的是“信义”,靠的是“交情”。

在石牌,袍哥文化就是典型的俗称“兄弟伙,操码头”。解放前,石牌码头为彭德林、彭德衡、彭德盛三兄弟所霸占,当地船只及过往船只未经他们允许,不得停泊。1946年,当地乡民曾庆群打造木船(约6吨)一只,欲进出石牌码头从事运输,多次上门向彭氏三兄弟致意,未得允许,致使半年时间闲靠于龙进溪。又请托中人从中斡旋,仍不让停靠码头,致使矛盾激化,曾庆群与彭德衡三兄弟发生肢体冲突,导致彭德衡被打伤。彭家兄弟欲报复,终归未成,状告到西峡乡公所,乡长杜成佑带保丁将曾庆群拘禁于石牌岩屋(石牌码头与石牌沱之间一岩屋,国民党抓壮丁时多拘押于此)2天,后请他人说和,经乡长裁定,彭氏兄弟自知打不过曾氏兄弟,无奈只能答应曾庆群船只停泊石牌码头。

又如,曾氏船只需进出宜昌镇川门码头(现沿江大道镇江阁一带),必须得到洪帮头目刘直仁允许,曾庆群请族叔曾衡山(习武之人)带族人前往谈条件。谈判时发生口角,曾衡山一拍桌子,隔壁五个房间茶碗尽皆倾覆(当年沿江一带均为青石板、木制吊脚楼),刘直仁被其武功震摄,脸亦变色,遂允许曾氏船只停靠镇川门码头装卸货物。

再说纤夫文化。纤夫,是指那些专以纤绳帮人拉船为生的人。自古以来,峡江作为联结四川的水上交通要道,也是进出川物资运输的唯一通道,当年的峡江百舸争流,桅樯相接,十分壮观。这些船只全是帆船,除借风力行驶外,就靠人力,纤夫就成为了峡江人的一种职业。千百年来,他们屈着身子,背着纤绳,艰难地在峡江边上迈进。

纤夫文化,即表现纤夫劳动生活的文化。纤夫作为一种职业,必须群体劳作。“一条船上,有摇桨的,撑篙的、掌舵的,少则十几人,大船多则上百人。百人的大船,纤夫多达七八十人”。他们的行动以击鼓或号子协调,粗犷的船工号子有着“长江文化活化石”之称。同时,船工号子或顺江而下或沿江而上,见景生情,随意填词,所唱的均与民间传说和两岸风物有关,可以说是峡江风情的见证,形成了独特的纤夫文化。

石牌作为峡江中一处重要码头,又有江流湍急的胡金滩和石牌珠滩,纤夫曾经是石牌常年经惯的一群人。在石牌珠滩上,在柳林碛的沙滩岩石上,常有数十上百人的纤夫队伍,一边唱着船工号子,一边艰难地拉纤前行。在日落黄昏时分,一方面是峡谷庄严的静谧,一方面是江滩上喧闹的号子声,形成强烈的反差。这种雄浑壮观的场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仍时有出现。随着岁月的更替,人事的变迁,科技的进步,那个曾经喧闹一时的年代已经远去,只存在于石牌人的记忆中。可以说,峡江纤夫们的船工号子已成为不可再现的历史文化遗产。

茶馆文化,作为峡江文化的一个要素,特指船工们在沿江行船劳作间息中的一种消遣方式。

石牌是峡江跑船纤夫船工们一处重要的栖息地。上行船只,上午从宜昌出发,行到石牌已是日落黄昏时分,大都在石牌古镇过夜。原石牌沱柳林碛沿江一带就形成了著名的“柳林子”。柳林子,系指在江边沙滩后的一片柳树林里,盖有一条木制吊脚楼街,抗战时更是绵延到现梢公溪。当地人在柳林子里开有旅馆、饭馆、茶馆、理发、说书、唱戏等行当。听老人们讲,一到晚上,柳林子灯红酒绿、吹拉弹唱,很是热闹。其中人气最旺的当属喝茶听书的茶肆(馆),一杯清茶,闲坐听书,消遣一晚,无外乎是一种最经济的消费。

柳林子的兴衰,见证了长江航运由原始向现代化的变迁史。柳林子兴起于何年,不见文字记载,但世代居住于此地的人记事就知道有柳林子。常年奔波来往于峡江上的人,上至重庆,下到宜昌,也都知道石牌有个柳林子。2015年11月,三峡人家举办“海峡两岸秋日诗歌行”采风活动,参加此次活动的著名诗人、记者,重庆市诗词学会副会长陈仁德先生,曾拟在参加采风活动时踏寻“柳林子”,因柳林子被淹而作罢。“柳林子”因应繁忙的峡江航运而起,主要为纤夫船工们提供食、宿、乐等方面服务。柳林子的衰亡,一是抗战中的一次火灾,烧毁了柳林碛至梢公溪的房子,但柳林子大部建筑得以保留。上世纪六十年代,笔者还曾在此理发。二是原始的帆船运输被现代机器船舶所取代,纤夫职业消失,柳林子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条件,其消亡也就是必然的。葛洲坝工程蓄水后长江水位上涨,柳林子悉数被淹。

石牌的民间文化也具有峡江文化特色。当地民歌,多与水有关,较少出现土家民间文化中那种热烈奔放直率的情歌。如“有女莫许河那边,过去过来要船钱,豆腐拌成肉价钱”。再如“有钱莫住山上头,看见水在河底流,吃水累死几头牛”。

  

                                           三峡纤夫

微信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
index